之前我在网站上发过一个学生团队制作的粘土动画《源来如此》。这个团队名叫“艺番工作室”,它的背后是一群即将毕业的大学生。这群满腹激情的年轻人坚定着制作粘土动画的决心,希望有朝一日能成为他们的偶像“阿德曼”公司那样的业界精英。最近我又对艺番工作室的领队朱哲彬进行了采访,和他一起回顾了《源来如此》的创作经历,同时也展望一下艺番工作室今后的发展前途。

受访人:朱哲彬(艺番工作室)
采访者:芦笙

《源来如此》导演兼编剧朱哲彬

芦笙:艺番工作室这个团队是怎么组成的?
朱哲彬:
其实这个团队一开始是因为要接了一些flash的短片大家一起做,于是就熟悉起来了,其实大家也都是动画专业的同学,2个班的住在一层寝室的。

芦笙:当初是怎么决定要做一个粘土动画的?
朱哲彬:
创作这个剧本我一开始想到的一个点是小孩通过吃东西,从开始变颜色,会很漂亮,会很适合做动画,然后我就套上了这么一个故事。我觉得做为一个快要踏入社会的大三学生,在做商业动画前,现在是唯一,也是最后的一段时间做一些自己想做的主题的时候。我为什么会选择泥塑做为我这部动画的媒介,或者说是平台,是因为我觉得泥塑做为一个动手性相对强的形式,你可以根据自己对故事的把握,自己对灯光拍摄的理解,自己对镜头视觉语言的认识来主导这个影片,这对于我用3D软件来做的话可能会遇到很多的技术问题,个很多无法自己解决的软件操作,用手绘会牵扯到每个人的绘画水平风格不同,创作周期太长的问题,而泥塑,定格动画我觉得这是一个我们学生最能接触,并且尽可能的发挥自己创造性,可动性。

芦笙:你们的团队在《源来如此》的制作上是如何分工的?互相之间如何协调?
朱哲彬:
由于我是导演,其实也就是个决定主意的人,大家有意见分歧了一般我来做最后的决定,当然这到后来基本所有的拍摄机位灯光,都要我来定,拍摄那段时间,弄的确实压力很大,因为大家都看我的,我必须提前一天都想好。至于调配由于一开始的人员都是我调来的,所以我对他们都有所了解,包括个性特点 所擅长的,基本都是我来调配他们一起来完成。

《源来如此》剧照

芦笙:在整个制作过程里你们都用到了哪些工具?
朱哲彬:
运用了硬件3台NIKON D-70数码单反相机、3台图形工作站和几个100W的三基色节能灯,软件方面主要用了PS、AE分别用来修图和做后期。

芦笙:6个月对于学生作品算是一个很长的周期了,你们当时面对的最大困难是什么?
朱哲彬:
困难其实现在算算很多,但是你不能一开始都考虑,因为一开始都考虑的话会有太多的惰性,以至于更本不能完成,我们是按一个阶段一个阶段来完成,所考虑的一般都是当下这个阶段的问题,克服了以后在去想下个阶段的问题。一开始我们更本没有一个地方来摆放这些东西,后来去外面租房子,再后来外面的房子也放不下了就在和学校协调,再搬。光搬地方就搬了7 ,8次,后面要赶进度,所以都直接睡在了教室里,等等等等,其实细算下来真的是很多的困难,但其实说实话你要做点事就会有困难,你只能一个一个来解决。

芦笙:现在回过头来看,这六个月对你们来说意味着什么?
朱哲彬:
意味其实很多的,这6个月我对动画其实有了更深的认识,包括整个流程有了自己的理解,其实我想把他做为一个开始,我想要做新的片子,但是当我面临着毕业这似乎又有更多的困难。6个月其实是很快过来的,一步步的现在看起来都在赶时间,6个月什么活都没接,天天在赶进度

芦笙:《源来如此》的创意很有趣,平时你们都接触什么样的动画和影视作品?
朱哲彬:
我个人其实现在很少看动画片,日本的基本不看,中国的似乎都是对低年龄段的,欧美的其实不错,象美国还有泥塑类的动画连续剧,真是十分的羡慕。其实我觉得做动画其实不一定要局限与一般的动画片,其实应该更多的看看电影。

芦笙:在这个数字化盛行的时代,有没有考虑过做传统的粘土动画的生存空间究竟在哪里?
朱哲彬:
其实这个我一开始就有所考虑,我一开始打算是首先制做完成一部泥塑动画片,然后有可能出一本讲述泥塑动画的书,然后制作一些泥塑有关的广告,现在说这些可能太早,但是我有些设想,关于定格动画,我想我们学院有这们课,但是所用的都是别人的一些书和材料,我们可以把这次我们实验制作的这个动画做为一个例子,或者说专门收集成册,给以后的学弟,学妹参考。我还发现现在在中国的泥塑广告,似乎还是一个空白,韩国的泥塑广告我看过,我想应该效果会不错,所以泥塑动画说不定在中国还是会有一定的市场和前景的。动画片的制作需要相当大的周期和人力,但是15秒左右的广告周期就会相对的短一点,大概也就2个月左右,现在看来还是可行的。

《源来如此》剧照

芦笙:有没有尝试过在粘土动画的制作方式上做一些突破,来简化工作流程?
朱哲彬:
工作流程只能依靠前期的尽量完善来提高,前期做的越充分,速度越快。

芦笙:你们即将毕业,回顾近四年的学习,你们怎么看大学动画教育?
朱哲彬:
我自己认为现在大学普遍开设了动画这个专业,但是其实动画专业需要很大的投入,现在大学未必都适合,就想我们学院来说,虽然有一整套的包括配音、剧作、灯光、等相关的专业但是什么整合还是有很大的问题,而且到现在都还没有一套完整的拍摄设备,这让我很是头疼的。基本都还是靠自己的摸索。现在中国大学的动画说白了还是给社会输送工兵性的技术人员,很多都是一些技能的学习,至于创作方面的事情还是教的不够,老师们大都认为动画是一个短期就出的来的东西,专业性的老师还是不够,现在大学的老师一类是以前的美术专业的老师跳过来的,很少有动画的实际经验,很少以专业性的动画眼光来看待问题,一类是从动画公司跳过来的,大都目标着重在学生的技能培训上,所以我认为中国动画还有长长的路要走。其实动画是个很全面的专业,他即要有平面的构图色彩,又要有影视的语言,又要有舞蹈表现,还要有剧本创作……总之其实动画是所有艺术的一种结合的表现形式。

芦笙:团队里有人接触过商业项目吗?
朱哲彬:
其实我们一直在接一些零散的单子像“114”电话百事通、starQ猫的flash、一些网站什么的,但是离我自己目标还很远,这些也基本就是大学里赚点零钱用用。

芦笙:你认为要成立一个真正的公司,你们现在还缺少的是什么?
朱哲彬:
真正的公司需要稳定的业务,在业内良好的口碑,成熟的运做,我想我们都还要努力,当然现在最缺的就是资金,起码要有开门的一张真正泥塑相关的单子。

芦笙:要成为中国的“阿德曼”,你们觉得这个目标什么时候能实现。
朱哲彬:
需要时间来酝酿,需要时间来沉淀我们对动画纯洁的初衷,就现在我们周围的环境,我想要完成一部泥塑类的院线似乎还很难,但是我们已经起步,我们做出了第一部片子,我们会争取出第二部,第三部,我希望我们能一直出好的作品。